AV大香蕉电影,伦理电影 点击访问168sese.com!请保存好永久地址!

av电影

av电影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av电影 >

漫话“聊斋电影”

时间:2017-03-11 10:37来源:http://www.3g365.com 作者:admin 点击:
蒲松龄当时写《聊斋志异》时决计想不到,他留下的不仅是一部《聊斋》系列小说,还为未来的中国电影开创了特有的聊斋电影。 在中国,通常说到聊斋电影,很多人都会知那定是鬼怪电影。这种习惯不知缘于何时,反正在我略懂事时,看的那部经典绝伦的《画皮》起,
蒲松龄当时写《聊斋志异》时决计想不到,他留下的不仅是一部《聊斋》系列小说,还为未来的中国电影开创了特有的“聊斋电影”。 

在中国,通常说到“聊斋电影”,很多人都会知那定是鬼怪电影。这种习惯不知缘于何时,反正在我略懂事时,看的那部经典绝伦的《画皮》起,我就有这个观念了。而且,对于鬼怪的恐惧也缘于《画皮》。《画皮》也启蒙了我对于“鬼”的认识,《聊斋》在我心中也几乎是“鬼”的另一名词。 

在后来的日子里,对于《聊斋》的情结是又爱又怕,皆因后来的中国影坛总时不时会推出“聊斋电影”:从《聂小倩》到《精变》,从《鬼妹》到《狐缘》,还有《古墓荒斋》,再到香港的《倩女幽魂》,还有如动画电影《崂山道士》,以及后来的福建电视台拍的80集《聊斋》电视和新《聊斋》电视,最后到2008年的这部《画皮》,“聊斋电影”在再现了《聊斋志异》的同时,也记录了中国电影的传奇。 

《画皮》这部80年代我还很小时看的《画皮》,不知是1966年的香港朱虹版的,还是1979年中港合拍那个版本的(据说1979版的是粉碎四人帮后大陆放映的第一部恐怖片,效果逼真,在中港两地放映时吓死过人而遭禁播,此后也没发行任何音像制品)。总之,至今我还记得片中的那个鬼入屋掏心的场景,着实吓怕了我,也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:鬼走近蚊帐,手的影子印在蚊帐皱折上,象一条蛇在游动。后来,每当自己不听话时,家长就会说:再不听话,叫画皮来抓你!于是我就老实了。在成长的过程中,还常常听人说起这部《画皮》,其经典程度也毋需多言了。 

《聂小倩》这部电影其实我并没看,只是在当时的《大众电影》杂志上看了该片的剧照版电影故事,知道是一部人鬼爱情的电影,剧照是黑白的,也没有恐怖的画面,人与鬼,都那么好看,把之前《画皮》留给我的阴影消除了,也让我对“聊斋电影”有了几许偏爱。 

《精变》这部由“唐僧”徐少华和“高小姐”魏慧丽主演的《精变》,情节已经模糊了,但片中,有一处雷电交加,窗外暮地出现一个面目狰狞的鬼影,是最吓人的场景,但并没唬到我,预示着我已经俱备了看鬼片的心理素质了。 

《鬼妹》这是懂事后,真正令我着迷的“聊斋电影”。除了本片开头,书生进入荒宅中,轻风扫着落叶,孤灯残影,远处还传来女人凄厉的哭声,有着强烈的恐怖气氛外,后面的一切,全由故事的一波三折,深深吸引着观众:鬼妹的身世、沉冤遭雪、转世投身。《鬼妹》让人与鬼之间的情感,通过曲折的矛盾层层展开,真情,最终连神仙也被感动,观众就更不用说了,该片是当时国产电影会说故事的优良典范。 

《狐缘》本片与《鬼妹》相隔时间不长,并且沿续了《鬼妹》的叙事风格和表现手法,让人赏心阅目。一开场,书生几次误入鬼宅狐窝,制造了一些恐怖气氛。后来的故事也是百转千折,讲述的是狐女为救身陷囹圄的夫君,千里上访,最后在妓院中亲近了皇上,才让冤案重审,救得夫君后,却不得不远离人间,独自飘去,留下了一个伤心的丈夫,一场人间的悲剧。片中,狐女俨然是一个正义的化身,拥有美貌与智慧,只是这一切在黑暗的社会里,只能留下悲剧,令人叹惋。 
本片也让我发现“聊斋电影”中的一个共同点,类似于“007”系列电影那固有的开场,即在电影的开始,出演职人员字幕时,背景用的都是《聊斋志异》中的画面,也与电影主题相扣,细心的观众,完全可在片头的这些版画中了解到电影的情节。这个发现在重温《鬼妹》及后来的《糊涂县令》中得到了验正。 

我对于国产“聊斋电影”的认识,到《狐缘》嘎然而止,后来关注的几乎是香港电影,《古墓荒斋》的出现也没提起我对国产片的兴趣,那是国产电影最萧条的年代。

《倩女幽魂》(1987)的出现,让我回味了一把久违的“聊斋电影”,但是其叙事的明快,眼花僚乱的特技,另类的服装造型(有点日本幕府时代的感觉),都与以前所看的那些“聊斋电影”完全不同,情节上也与《聊斋志异》有很大的出入,于是我心中“聊斋电影”被终结了,取而代之的是“香港鬼怪电影”。 

《倩女幽魂》系列无疑是成功的,也让人眼前一亮,之后也於生了不少作品,如《画中仙》《猎杀灵狐》《千年女妖》等等,都是由王祖贤一次次重复演绎,很快就造成了审美疲劳,到正牌的《倩女幽魂3》之《道道道》时,看这类型片已是一种受罪了。于是又有了僵尸片…… 

1992年的《阴阳法王》是那个年代的一次把《画皮》搬上荧幕,导演是胡金铨,他虽没把本片拍成个武侠版,但是故事架构和叙事方式相当散慢,仅仅留下首《摘下满天星》让我回味。那时特别怀念《鬼妹》《狐缘》时的“聊斋电影”,那种细腻情感的表现,更能长久打动人。 

2008年的新版《画皮》给了我很多期待,因为导演陈嘉上也说了,这不会是部恐怖片,而是部爱情片,那它将是又一部“聊斋电影”了。近20年的岁月,自己对于爱情也有了认识与看法,新的“聊斋电影”能带给我怎样的感受? 

终于等到了这一刻,新《画皮》果然不再有那令人眼花僚乱的眩目特技,偶然的惊魂一督――画皮的揭下也的确震憾。只是对于王生对女妖小唯的那种爱的描述并不到位,其中的情感都是观众在脑海中自己组装起来的,到片尾结束,我还难以明白王生是否真爱过小唯。这样的叙事方式是导演的失误还是一种高明,我不能断言,情节的平淡与拖沓,也抵消了很多对电影本身的神往。但是,“聊斋电影”总算又回来了,仅管没达到我的期望,但是那首《画心》还是可以久不久拿出来听一听的。 

期待下一部“聊斋电影”,等待那国片中特有的“聊斋电影”的归来。 (责任编辑:admin)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